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果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真千金是玄学大佬

豪门真千金是玄学大佬

佚名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他替沈时宜带上房门的时候,没忍住快速望了一眼沈时宜,她竟然还站在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沈时宜在看什么?她在看月华银河,星轨气形。外人眼中的昏沉夜色在她眼中是透明的,她夜间视物如同白昼,而她放眼望去,便见天幕上银色与淡金交织而行,半空中诸般线条来回穿梭,如同密网,笼罩在天地之间。

主角:沈时宜霍起云   更新:2022-12-30 11: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时宜霍起云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真千金是玄学大佬》,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替沈时宜带上房门的时候,没忍住快速望了一眼沈时宜,她竟然还站在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沈时宜在看什么?她在看月华银河,星轨气形。外人眼中的昏沉夜色在她眼中是透明的,她夜间视物如同白昼,而她放眼望去,便见天幕上银色与淡金交织而行,半空中诸般线条来回穿梭,如同密网,笼罩在天地之间。

《豪门真千金是玄学大佬》精彩片段

“娇儿,你不能走!你才是我们从小养大的女儿!”

此时已是深夜,孟家却是灯火通明,只因孟家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孟娇竟然不是亲生,而真正的亲生女儿沈时宜却流落至偏远山村。

此刻,沈时宜正在被接回孟家的路上,而孟娇则在孟家闹着要离开。

“我孟家自始至终只认一个女儿,那便是 --孟娇。”

帝都别墅区,凌晨2点,孟家没一个人睡得着。

只因孟家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孟娇竟然不是亲生,而真正的亲生女儿沈时宜却流落至偏远山村。

此刻,沈时宜正在被接回孟家的路上,而孟娇则在孟家闹着要离开。

“是我鸠占鹊巢,如今她要回来了,我应该把本该属于她的生活还给她……”孟娇星眸中噙满泪水,娇弱的身躯瑟瑟发抖。

母亲林澄心疼的将她搂入怀中,

他再次欠身,这次弯腰弯得更深:“大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暂时没有。”沈时宜想着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以后有的话我会主动找你。”

言下之意,她不主动找他,就不需要他做什么。

管家表示明白。

他替沈时宜带上房门的时候,没忍住快速望了一眼沈时宜,她竟然还站在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沈时宜在看什么?

她在看月华银河,星轨气形。

外人眼中的昏沉夜色在她眼中是透明的,她夜间视物如同白昼,而她放眼望去,便见天幕上银色与淡金交织而行,半空中诸般线条来回穿梭,如同密网,笼罩在天地之间。



管家全身一僵,猛地看向沈时宜。

他既然是管家,自然对整个孟家的动向了如指掌。

沈时宜来到孟家这些天,从来没跟人闲聊过,她怎么知道他有个儿子?

夜晚的玻璃如同一面不太清晰的镜子,可以大致映照出人的神情。

沈时宜站在窗户前面,无需回头看向管家,就已经通过旁边的玻璃上看到他的神态。

她失笑:“你不要这么紧张地看着我,我就随口一问,没有别的意思。”

“抱歉。”管家收敛好失态,“我只是没想到大小姐这么短时间内就清楚我的家庭情况了。”

“你说错了。”沈时宜摇摇头,“不是这么短时间,而是见你的第一面。”

万物皆有气,普通人无法看到,唯有天纵奇才的个例才能得见。

别人眼里黑乎乎的夜,在天才面前是五彩斑斓的盛景。

但这盛景沈时宜看了太多年,早已无动于衷,她看了一会儿就打算上床睡觉。

睡觉之前,她习惯性地做了个掐算。

沈时宜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每晚都会给自己算一次,除了一年前的某一次结果显出异样来,她过往所有掐算结果都是一致的,然而今天注定不同。

此时已是深夜,孟家却是灯火通明,只因孟家养了十几年的女儿孟娇竟然不是亲生,而真正的亲生女儿沈时宜却流落至偏远山村。

此刻,沈时宜正在被接回孟家的路上,而孟娇则在孟家闹着要离开。



她对着不远处的书架扬了扬下巴:“你儿子最近在生病吧?书架从左边数,第三格,从盒子里拿出一个三角形状的符,压在你儿子枕头底下,三天之内必有改善。”

管家依言找到一个黑皮盒子,打开后对其他东西并不乱看,只拿了一枚三角符箓攥在掌心。

他是曾经跟着孟老爷子的人,见识过不少场面人物,几乎立刻就猜到了沈时宜的本事。

怪不得她气场威势如此奇特,怪不得她说第一面就了解他的情况。

管家心内凛然,上楼前那些徘徊的心思完全确定下来。

韩长鸣笑着点点头,韩道和最大的愿望,就是韩长鸣能够晋入筑基期,韩长鸣成为韩家三杰,等同于半只脚迈入了筑基期。

当天晚上,韩长鸣在天香楼设宴招待族人,推杯换盏。

韩长鸣给所有族人都敬了一杯,感谢他们这段时间的照顾。

第二天早上,韩长鸣早早来到百炼阁。

韩德玲带着韩长鸣等二十多名族人,离开了坊市,返回葫芦岛。

四个多月后,韩长鸣回到了葫芦岛。

他没有返回住处,而是来到岛屿中央那座酷似葫芦的山峰。

山脚下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千葫山”三个金色大字。

千葫山是韩家最重要的地方,也是灵气最充沛的地方,山上种着大量的葫芦藤,韩长鸣还是第一次进入千葫山。

一条青石阶梯从山脚下延伸到山顶,青石阶梯左右两侧种着大量的葫芦藤,半山腰有一座气势恢宏的青色宫殿,粗大的石柱上雕刻着大量的葫芦藤。

他再次欠身,这次弯腰弯得更深:“大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暂时没有。”沈时宜想着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以后有的话我会主动找你。”

言下之意,她不主动找他,就不需要他做什么。

管家表示明白。

他替沈时宜带上房门的时候,没忍住快速望了一眼沈时宜,她竟然还站在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沈时宜在看什么?

她在看月华银河,星轨气形。

外人眼中的昏沉夜色在她眼中是透明的,她夜间视物如同白昼,而她放眼望去,便见天幕上银色与淡金交织而行,半空中诸般线条来回穿梭,如同密网,笼罩在天地之间。



她对着不远处的书架扬了扬下巴:“你儿子最近在生病吧?书架从左边数,第三格,从盒子里拿出一个三角形状的符,压在你儿子枕头底下,三天之内必有改善。”

管家依言找到一个黑皮盒子,打开后对其他东西并不乱看,只拿了一枚三角符箓攥在掌心。

他是曾经跟着孟老爷子的人,见识过不少场面人物,几乎立刻就猜到了沈时宜的本事。

怪不得她气场威势如此奇特,怪不得她说第一面就了解他的情况。

管家心内凛然,上楼前那些徘徊的心思完全确定下来。

他再次欠身,这次弯腰弯得更深:“大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暂时没有。”沈时宜想着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以后有的话我会主动找你。”

言下之意,她不主动找他,就不需要他做什么。

管家表示明白。

他替沈时宜带上房门的时候,没忍住快速望了一眼沈时宜,她竟然还站在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沈时宜在看什么?

她在看月华银河,星轨气形。

 外人眼中的昏沉夜色在她眼中是透明的,她夜间视物如同白昼,而她放眼望去,便见天幕上银色与淡金交织而行,半空中诸般线条来回穿梭,如同密网,笼罩在天地之间。

万物皆有气,普通人无法看到,唯有天纵奇才的个例才能得见。

别人眼里黑乎乎的夜,在天才面前是五彩斑斓的盛景。

但这盛景沈时宜看了太多年,早已无动于衷,她看了一会儿就打算上床睡觉。

睡觉之前,她习惯性地做了个掐算。

沈时宜从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每晚都会给自己算一次,除了一年前的某一次结果显出异样来,她过往所有掐算结果都是一致的,然而今天注定不同。



她对着不远处的书架扬了扬下巴:“你儿子最近在生病吧?书架从左边数,第三格,从盒子里拿出一个三角形状的符,压在你儿子枕头底下,三天之内必有改善。”

管家依言找到一个黑皮盒子,打开后对其他东西并不乱看,只拿了一枚三角符箓攥在掌心。

他是曾经跟着孟老爷子的人,见识过不少场面人物,几乎立刻就猜到了沈时宜的本事。

怪不得她气场威势如此奇特,怪不得她说第一面就了解他的情况。

管家心内凛然,上楼前那些徘徊的心思完全确定下来。

他再次欠身,这次弯腰弯得更深:“大小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暂时没有。”沈时宜想着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心,“以后有的话我会主动找你。”

言下之意,她不主动找他,就不需要他做什么。

管家表示明白。

他替沈时宜带上房门的时候,没忍住快速望了一眼沈时宜,她竟然还站在窗前,不知道在看什么。

沈时宜在看什么?

她在看月华银河,星轨气形。

外人眼中的昏沉夜色在她眼中是透明的,她夜间视物如同白昼,而她放眼望去,便见天幕上银色与淡金交织而行,半空中诸般线条来回穿梭,如同密网,笼罩在天地之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