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果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寒爷的娇娇超甜的

寒爷的娇娇超甜的

九叶重楼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南枝被亲生父亲为了利益,送到了那位寒爷的手上!寒爷全名霍寒洲,在豪门中素有“活阎王”之称,不光手段阴狠,同时传闻其不近女色。南枝每天在霍家过得战战兢兢,生怕一句话说错,便会被那个男人丢出去。一路吃瓜群众也在等着看笑话,哪知道所有人大失所望,寒爷竟然把那个小丫头宠上了天!

主角:南枝,霍寒洲   更新:2022-07-16 04: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南枝,霍寒洲的武侠仙侠小说《寒爷的娇娇超甜的》,由网络作家“九叶重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南枝被亲生父亲为了利益,送到了那位寒爷的手上!寒爷全名霍寒洲,在豪门中素有“活阎王”之称,不光手段阴狠,同时传闻其不近女色。南枝每天在霍家过得战战兢兢,生怕一句话说错,便会被那个男人丢出去。一路吃瓜群众也在等着看笑话,哪知道所有人大失所望,寒爷竟然把那个小丫头宠上了天!

《寒爷的娇娇超甜的》精彩片段

“南小姐,寒爷已经等你很久了,进去吧。”

不等南枝反应,管家打开门,一把将她推进去,随即关上。

房间里又冷又黑,根本不像有人住,她摸索了半天,没摸到开关。

南枝自小怕黑,试探着向黑暗中喊道:“寒爷?”

“哒~”一声轻响,她吓得一哆嗦,全身神经绷紧。

一簇火苗在黑暗中一闪而过,她看到一张凌厉冷白的脸浮现又消失,吓得她差点尖叫。

要不是一直紧绷着,她肯定叫出声了。

真特么像鬼。

吓死人了。

她今天刚满18岁,寒爷亲口说要她,南家为了钱,就把她打包送给了这个令全北城闻风丧胆的寒爷。

听说,他不仅手段狠辣,六亲不认,对女人也很残忍。

曾经妄图接近他的,不是被卖就是残了,手段极其恐怖。

他是北城的活阎王。

“寒爷,我……我是南枝,我……”我是你钦点的,你能不能别吓我。

她内心咆哮,但不敢说。

“你怕我?”冰冷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南枝强撑着摇头。

“不,不怕。”

说话声音都是抖的。

黑暗中,有嘲讽笑声传来,南枝握紧手,有些无措。

“往前走十步。”

南枝看不见不敢走,又怕对方发怒,摸索着往前走了十步,直到脚碰到一个硬物。

她弯腰摸了一下,是床。

“把衣服脱了。”

南枝一愣,脸色惨白。

她想反抗,但想到进来之前管家交代的,寒爷脾气不好,想要好过就不要违抗她,她咬着牙,将衣服脱了。

只要一想到黑暗中有双眼睛盯着自己,害羞和耻辱交织,委屈得不行。

爸妈为了钱将她当成货物卖了,以后她就是寒爷的人,想要活下去,就得听话。

脱到只剩下贴身衣服,对方没喊停,她只好将最后两件也褪去。

“躺上去。”

南枝快速地躺上去,用被子盖住脸,悄悄抹了把泪。

一双冰冷的手抚上她的眉眼,她僵硬着身子,大气不敢出。

那双手拭去她眼角的泪,紧接着,身边的位置陷下去,那人上了床。

伏在她身体上方,肌肤相贴,她惊觉对方也和自己一样,什么也没有。

她咬着牙,痛得小脸惨白。

一夜都不安稳。

第二天,南枝醒来,浑身酸痛不已,昨晚的一切就像个噩梦,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房间里一片黑色,只有窗外的光是明亮的,压抑得令人喘不过气。

她的第一次,就这么被恶魔夺走,从今以后,还得留在这伺候他。

她想不通,北城那么多女人,为什么寒爷偏偏要她。

明明他们从来就没见过。

而且,她之前还听说,寒爷这么多年一直在找一个女人。

大家都猜测,寒爷之所以二十七八了还不结婚,就是在等这个女人。

身上很痛,加上没睡好,她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睡梦中,感觉到身体疼痛的地方冰凉凉的,她睁开眼睛,吓得三魂去了七魄。

一个男人坐在床沿,一只手抬着她的脚,另一只手指上沾着药膏,在膝盖青紫的地方缓缓推开。

南枝强自镇定,试探着喊:“寒爷?”

男人“嗯”了一声,捞起她另一条腿,准备给膝盖上药。

南枝连忙蹬腿,爬到床头,看到男人阴沉可怖的脸,知道自己这是惹怒他了。

连忙将药抢过来:“我……我自己来。”


“弄好下来。”

男人起身离开,她匆忙抹了点药,裹着被子下床到处找衣服。

昨天的衣服不见了,这里又没她的,看了眼寒爷的衣柜,咬牙挑了件黑衬衫和没开封的四角裤穿上。

她刚下楼,就感觉到佣人们诧异打量的目光在她身上巡视,绞着衣角有些局促地站在楼梯看寒爷。

从她出现,男人漆黑深邃的目光就锁在她身上。

那样子,恨不得将她吃了。

霍寒州脸色冰冷:“谁让你穿这样下来的?滚回去!”

南枝脸色煞白,咬着唇往回跑,没跑几步就被人拦腰抱了起来。

她能感觉到他很生气,虚扶着他的肩膀,连忙解释:“对不起,我……我没衣服,又怕你久等,所以才穿你的衣服,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回到卧室,霍寒州将人按在墙上,抬着下巴猛亲。

大手撩起衬衫衣摆,染了情欲的眸子在她身上放肆打量,羞得南枝不能自已。

男人声音喑哑:“我的?”

南枝怂成鹌鹑:“我……我穿的新的。”

男人低笑一声,咬着她唇:“可以穿,但只能穿给我看,要是别人看了,我就挖了他眼睛。”

南枝看到他笑,微微一愣。

无疑,寒爷长得很好看,五官和脸的轮廓比例恰到好处,特别是左眼眼尾有颗黑痣,配上狭长深邃的凤眼,邪魅又神秘。

冷着脸的时候,恐怖阴冷,笑起来,却勾魂夺魄。

但,笑得再好看,也改变不了他是个恶魔的事实。

见她走神,男人脸色阴沉,捏着她下巴逼问:“听到了?”

南枝条件反射回答:“听到了。”

南枝看着霍寒州,咬着唇,诺诺开口:“寒爷,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

霍寒州脸色瞬间阴沉:“以后你是爷的人,寒园就是你的家。”

“我爸爸……”

男人不悦打断她:“他们将你卖给了我,没资格做你的父母,以后我养你。”

南枝脸色瞬间惨白。

一个卖字,将她当做货品一样买卖,让她倍感屈辱。

昨天是她满十八岁的生日,她本来约了朋友出去庆祝,没想到霍家突然来人,说寒爷点名要她,让她过去。

一口开价一个亿,她那个养母,想也没想就将她推出来了。

她不愿意,他们就用养育之恩对她进行道德绑架。

“枝枝啊,我们家养了你这么多年,现在也是该你报恩的时候了,寒爷有权有势,你跟了他不比在南家差。”

养母这么说着,递给她一杯水,喝完以后她就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在寒园,被管家拖着上了楼。

他们明明知道,寒爷在北城就是活阎王,手段极其残忍无情,她落到他手里能有什么好下场。

就算活下来,那也是男人掌心的玩物,身名都毁了。

说得那么好听,还不是看中了那一个亿。

本来就不是亲生的,养父母嫌她是累赘,既能换一个亿,又能正大光明将她抛弃,何乐不为。

电话响起,南枝拿过来一看,发现是养父南北远。

“没想到你还活着,看来寒爷很喜欢你,你记得讨好他,让他多和我们南家合作。”

没有一句关心,将她卖了却还想她出力,想想平日里怎么对待她的,这种话,他怎么说得出口。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自己的身世吗?只要你能让寒爷合作,我就告诉你。”

接下来几天,南枝一直想找机会和霍寒州说这事。

但他似乎很忙,没回寒园。

没等到霍寒州,却等来了南北远。

“南小姐,你的家人来了。”


佣人上来禀报,南枝眸子微沉。

“爸,妈。”

南北远夫妇一进门,看到南枝穿着浅白色的裙子从二楼款款而来,裙子是大牌,人看起来气色也不错。

他们都没想到,南枝不仅从寒爷手里活了下来,还过得这么好。

齐珍笑呵呵地拉着她的手:“枝枝啊,最近过得好吗?”

南枝将手抽出来,面色冷淡:“还不错。”

心里奇怪,从小这一家子就不待见她,齐珍更是处处刁难,说她是赔钱货,怎么突然之间这么热情了?

齐珍看着她抽出的手,暗自咬牙,但想到今天来的目的,强迫自己摆出笑脸。

“枝枝,寒爷有没有说要娶你?”

北城有霍、韩、赵、盛四大世族,个个都是顶级豪门,霍家是四大世族中最有钱有权的。

这一任的霍家家主就是活阎王霍寒州。

南家虽然有钱,但和霍家比起来,一个在金字塔半山腰,一个在金字塔顶端,差得太远。

要不是寒爷钦点,她更想把南语嫁过来。

毕竟南枝不是亲生的,不好掌控。

从小心眼多,谁知道会不会和他们一条心,幸好有把柄在手里。

而南语从进来开始,眼睛就一直盯着檀木架上的各种古董和稀奇玩意儿。

南语拿起一个钻石小天使摆件:“妈,这个我好喜欢,我要了。”

“不行,这是寒爷的,不能乱动。”

齐珍连忙阻止,暗中警告南语注意点,别一副小家子气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南语却不理会:“南枝,这个天使我要了,回头你和寒爷说一声,就当是给妹妹的见面礼。”

南枝淡淡道:“这事我做不了主,要,自己去问寒爷。”

南语冷哼:“你不是跟了寒爷吗?怎么,卖了身,连个摆件都做不了主,你怎么这么差劲,被人白嫖。”

南枝脸上闪过难堪,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

纯净的星眸闪过一抹阴暗。

见她不吭声,南语还在嘲讽:“我天,你不会真这么差劲吧?”

“真是没用,做了寒爷的情妇,一分钱都捞不到,还连累我们家……”

“小语,闭嘴!”南北远厉声呵斥,温柔地看向南枝,“枝枝,小语童言无忌,你别放心上。”

比她还大一岁,狗屁的童言无忌。

南枝看着做戏的一家人,脸色有些冷漠:“说吧,你们今天来是想做什么,如果只是想聊家常,大可不必。”

彼此什么样的关系,大家心里都有数。

齐珍脸色一沉:“南枝,怎么和你爸说话的,我们来看你,你别不知好歹。”

南枝怒声:“对,我是不知好歹,你们把我卖了,还想我笑脸相迎吗?”

她心里有怨有恨,压在心里。

现在看到罪魁祸首,一下子爆发出来了。

齐珍指着她:“南枝,你别忘了,如果不是我们家养你,你早就死在那个冬天,现在攀上高枝,就开始忘恩负义。”

提到养育之恩,南枝压下怒气:“我以为,一个亿足够我还这些年的恩情。”

“想得美,”齐珍双手叉腰,“你现在过好了,自然也要带着我们家过好,寒爷那么有权有势,你让他和南家合作,一定能帮南家赚很多钱。”

“你长得这么漂亮,身材又好,床上多花点功夫,寒爷有什么不会答应的。”

“你老实说,是不是你在寒爷跟前说南家坏话,不然他怎么会断了和我们家的合作?”

南枝心里有些讶异,刚开始,是霍家找上南家合作,南北远高兴得放烟花。

现在怎么就断了?

南北远也说出来的目的:“一会儿你和寒爷说说,让他继续和我们家合作,知道吗?”

南枝还未开口,院子里传来汽车声。

家里的佣人从各处跑出来,到门口站成两排,弯腰恭迎。

南枝只得跟出去迎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