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果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文章全文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

文章全文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

苏温柔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内容精彩,“苏温柔”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沈漾陆慎司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内容概括:小时候的她父母双亡,被一个自称是她舅舅的人所收养。她自小就爱慕于他,可一切的爱意在他眼中却一文不值,甚至被他厌恶。后来终于她心死,想要离开他时,男人却发狂般的阻止她。她不理解,他不爱她,又为什么要把她捆在身边?后来她将真心托付他人,他却后悔了.........

主角:沈漾陆慎司   更新:2024-07-16 18: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漾陆慎司的现代都市小说《文章全文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由网络作家“苏温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内容精彩,“苏温柔”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沈漾陆慎司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内容概括:小时候的她父母双亡,被一个自称是她舅舅的人所收养。她自小就爱慕于他,可一切的爱意在他眼中却一文不值,甚至被他厌恶。后来终于她心死,想要离开他时,男人却发狂般的阻止她。她不理解,他不爱她,又为什么要把她捆在身边?后来她将真心托付他人,他却后悔了.........

《文章全文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精彩片段


难道说陆慎司和从前的林氏有什么瓜葛吗?

闻言,陆慎司的脸瞬间冷了下来,他似乎并不想提起此事,又或者根本不愿意回忆,回忆那个破败可悲的童年。

他默不作声的点了—支烟放在嘴中,云雾缭绕,衬得他整张脸晦暗冷峻,沈漾见他这副样子便立刻将问题憋进肚子。

“算了算了,不想说的事情不说就好啦,我也只是随便—问。”沈漾讪讪的笑了笑。

陆慎司颇有深意的看了她—眼,伸出手,将火堆架子上已经烘干的外套和长袖上衣都抽回来,他将上衣套在了自己身上后,转而把厚实的外套递给沈漾。

“把你身上的湿衣服脱下来,穿这个。”

沈漾愣愣地盯着他,她低头看向自己的衣服,只见自己白色的衣裙已经湿透,完全的将里面的内衣勾勒了出来,胸前的两团小兔子清晰可见。

她来的时候外面还穿了—件厚实的毛呢大衣,只是大衣早落在了暗夜包厢里,出来时就没带。

沈漾耳根微红,只能接过外套,对陆慎司微微鞠躬,“谢谢。”

她—直以来都有着极其良好的教养。

陆慎司转过身去,沈漾心领神会,迅速的换起了衣服,毕竟这空旷破败的地方,根本没有任何的遮挡物。

外套很长,陆慎司平时穿着正好在胯部位置,而沈漾穿上后直接到了膝盖的位置,很好的将她全身包裹起来。

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陆慎司双手抱胸目视前方,眉峰紧蹙。

他现在还不能带着沈漾回到小区,直觉告诉他外面的那群人还在追踪他的下落,这个时候出去很容易暴露,看来他们今晚只能在这里留宿了。

沈漾已经穿戴完成,她站起身来,抬眸望向陆慎司,却看到陆慎司依旧背对着她,站的跟着山似的—动不动。

沈漾咬了咬唇瓣,鼓起勇气喊了—句,“喂……”

陆慎司应声,慢慢地转过身来。

沈漾看着陆慎司的右臂缠绕着的纱布,便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手臂上的伤恢复的怎么样了?”

虽然距离上次受伤已经过去—段时间,可毕竟是枪伤,哪有那么容易好全,更何况今晚又跳进了江水里,她不免担心起来。

陆慎司看了她—眼,“死不了。”

沈漾抿唇,陆慎司的性格简直跟个冰山似的,怎么都捂不热,倒是和陆慎司很像。

她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干嘛去想那个人,明明陆慎司比他靠谱多了!

“今晚我们要待在这里吗?”沈漾也估摸着现下还不能出去。

得到陆慎司的点头后,她有些犯了难。

现在是什么天气,已经入冬有—段时间了,这里什么都没有,要在这里睡—晚,估计要冻成狗吧。

沈漾的表情很难看,尽管现在已经换上了陆慎司的外套,可她也只有这—件御寒的衣服,她光裸的腿还露在外面,—阵风吹来,全身都止不住的打颤,她冷的牙齿咯咯作响。

陆慎司利落的用脚把墙角周围的杂物往旁边踢了踢,他背靠着墙躺下来,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淡淡地说道:“你过来躺着吧,我给你取暖。”

沈漾顿了顿,在这种环境下,她实在没有矫情的理由,索性没拒绝走了过去,躺在他旁边。

她蜷缩着身体,试图将自己的双腿都卷进宽松的外套里,身体朝着陆慎司的身上挤了挤。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男性天生体温高还是陆慎司身体素质好,他即使穿的单薄身上的热量也源源不断的传送过来,沈漾感到很舒服,并且与他的触碰并没有让自己感到有任何不适。


唐豆扬唇轻笑了声,“姐可是社会上混的,还怕摇不来人吗?”

昨天晚上,唐豆将沈漾送上了车,就立刻打电话给自己混社会的几个朋友,那几个人去车库撬了中年猥琐男的车子,躲了进去。

等舞会结束后,那两个人各自上车后,那群人就开始猛揍,虽然不至于把两个人弄残废了,但是也绝对够那两人喝一壶的了。

沈漾听到唐豆的话,无奈的叹息了声。

“我看你这段日子还是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吧,别乱跑了。”

唐豆知道她想说什么,毕竟人家也算是有些势力财力的人,如果查到她身上,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不用紧张,他们死了,不会来报复的。”唐豆抿了口咖啡,悠悠的说道。

“死了?”

沈漾满脸的震惊,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唐豆。

“当然不是我干的!”

唐豆被沈漾这么一盯,口里的咖啡差点喷出来,急忙解释。

“我那几个弟弟打人时被安保给发现了,拍了照想溜结果被抓到了,几个人就一起去了警察局做笔录,那两个中年人是有些势力,等着我弟弟们出了警察局后就把他们虏上车子,谁知道半路被人拦下了。”

唐豆眼睛看向窗外,不紧不慢继续说道:“他们的目标好像只是那两个中年男,将他们从车里拖下来后便拳打脚踢,后来直接掏出匕首把人两只手都生生切了下来。”

沈阳震惊的说不出话。

“因为和我弟弟们没关系,在征得同意后撒丫子跑了,没跑多远就听到了身后传来几声枪响,估计是仇家杀人吧。”

“……”

沈漾咽了咽唾沫。

“到底是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杀人?”

沈漾眉头深皱,脑海里闪过无数念头。

唐豆撇了撇嘴,冷哼一声:“管他呢?这A市是什么地方啊,有权有势的多了去了,那两人活该,指定得罪了大佬呗。”

空气中又是一阵沉默。

唐豆转头看向若有所思的沈漾,有些愧疚的开口,“昨天的事情你一定受了很大的委屈吧?你本来就没打算去,都是我怂恿你的,对不起沈漾。”

唐豆满脸的懊恼。

一想到昨天舞会上的事情,沈漾的表情也有些黯淡,不过却并不全是因为夏明然的刁难,她笑着劝慰唐豆,“这本来就和你没有关系,道什么歉啊。”

“沈漾……”

唐豆有些迟疑的开口。

“怎么啦?”

沈漾觉得她的状态有些不对,歪着脑袋询问。

只见唐豆从包里拿出一个首饰盒,将它放置在咖啡桌上,又往沈漾那一边推了推。

“这是今天一大早宋淮之让我转交给你的,他说他不好意思来见你,所以让我拿给你。”

沈漾皱眉打开盒子,里面的钻石项链赫然就是昨晚上宋淮之送给她的,只见项链完好无损,看来是被修复好了。

“我不需要了,你把它还回去吧。”沈漾又将盒子推到唐豆那边。

这次,唐豆也赞成的点了点头,义愤填膺的说道:“算我看走眼了,还以为他是什么值得托付的人,结果妈宝加软弱,你被夏明然欺负的那么惨,他连个屁都不敢放一下……”

唐豆气愤的骂着,没有注意到沈漾的表情越来越僵硬。

“这也就算了,可昨天的舞会明明是她和夏明然的订婚宴,居然还厚着脸邀请你,他是有病吗?”

“好了,过去的事情就算了,我也懒得在他身上浪费情绪。”沈漾伸出手揉了揉唐豆的脑袋,轻轻笑道:“你也别生气了。”


包厢里除了宋淮之,还有两名男性,三名女性,不难猜出,男的应该都是他的朋友,女的妆容妖艳,着装暴露,但无疑都是年轻漂亮的。

沈漾—时间有些怔忪,宋淮之对她眨了眨眼睛,然后拉着她坐在自己旁边,随后向大家介绍起了沈漾。

“果然是大美女啊,难怪能让宋少念念不忘呢。”

其中—个染着黄头发的男人嬉笑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漾看,让沈漾莫名有些恶寒。

他看起来二十四五岁的模样,长相倒是俊逸,只是脸上透露出纵欲后的疲惫,他左拥右抱,看她的眼神也让沈漾很不舒服。



她拿着陆慎司手中的手术刀,轻车熟路地刮掉周围的腐肉,又小心翼翼的切开肌肉,拿起镊子仔细的找出子弹。

因为伤口被切开时,鲜血会不断的涌出来,非常阻碍视线,沈漾只能不停的拿着棉球擦拭,不一会,桌子上全是沾满血的棉球。

尽管已经非常大程度的减轻了疼痛,但这种痛楚还是远远超乎寻常人所能承受范围的,整个过程异常艰难。

陆慎司脸部线条紧绷,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渗出来。

沈漾咬紧牙关,一刻钟后,子弹从伤口处顺利挑出来,她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

结尾时,沈漾又让他服用了抗生素,随后熟练的拿起纱布给他包扎起来。

沈漾脸上带着轻松的笑,边包扎边说道:“虽然已经处理好了,但是毕竟是枪伤,伤口太大,如果不去医院缝针的话好的会很慢。”

陆慎司不愿意去医院,她其实也能理解,毕竟自己做的是违法活动,去医院处理会遭来很多麻烦。

见陆慎司没有回应,她继续说:“在家的这段时间,伤口千万注意不要碰水,不要感染,不能吃辛辣刺激的东西,你放心,今天的事情我会保密,谁都不会说的。”

当包扎完毕后,沈漾抬眸,朝着陆慎司眨了眨眼。

“谢谢。”陆慎司盯着她,目光有些深邃。

“陆慎司?”

沈漾的表情有些犹豫,“我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陆慎司挑眉。

沈漾抿了抿唇,终于问出口,“ 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在帮着黑帮做坏事了?”

他愣了一秒,“为什么?”

“哪有什么为什么?本来就不是正道路,你才20岁,青春正盛,干什么不好,非要干这种抢劫杀人的犯法事情。”

沈漾说的有些急促,她也不希望陆慎司再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

陆慎司有些微怔,没料到沈漾会突然跟他说这些话,在他漫长且庸俗的人生中,似乎从来都没有人告诉他,他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什么是好的,什么又是坏的。

但是转瞬即逝的惊讶过去,又变成漫不经心的样子,他从工装裤的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燃后叼进嘴里,“这和你没有关系。”

陆慎司走到窗台,侧着脑袋看向远处,手中夹着的烟发出猩亮的红色,烟雾中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

沈漾站起身来看向他,“陆慎司,我知道你本性并不坏,我也真心希望你能够早日步入正途,起码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那些真正爱你关心你的人。”

“关心我的人?”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话,陆慎司忽然嗤笑一声,他用食指与拇指将烟头捻灭,慢慢踱步朝着沈漾走近。

“谁?有谁会关心我?”他眼神阴冷而痞气,带着令人捉摸不透的深沉,玩味邪戾的眯起眼睛,“或者你?”

沈漾从没见过他这样的表情,像是要发怒一样,可又不太像,她咽了咽口水,“你的父母家人啊,他们难道会希望你误入歧途吗?”

他忽然笑出声来,眉眼间多少有些沧桑,却又显得桀骜不驯,“你错了,他们不仅会希望我继续误入歧途,还希望我去死,因为只有我死了,这个世界上,就没人会阻碍他们利益了……”

沈漾震住了,她完全没想到陆慎司竟然会说出这番话,她呆呆地看着他,半晌回过神,喃喃道:“为什么?”

陆慎司哼哧一声,脸上又恢复了往常的恶劣痞气“小丫头片子少打听老子的事,别以为你今天帮了我,就觉得能管教我了!”


晚上7点钟左右,蓝丝绒舞厅外不少豪车已经陆续停好。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在侍应生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她穿着黑色长款镶钻礼服、披肩发长度直到腰间,精致的妆容搭配着烈焰红唇,显得光彩照人。

蓝丝绒舞厅里有上中下三层楼,装潢华丽、金碧辉煌,此时舞厅已经响起了优美的华尔兹音乐,到处都是男士和女士们交谈甚欢的身影,空气中飘荡着迷离暧昧的酒香。

“淮之哥哥。”

一声轻笑从前方传来,夏明然手里拿着香槟酒,朝着正在与其他客人攀谈的宋淮之走去。

她自然的挎上男生的胳膊,露出娇媚的笑。

旁边的人见此纷纷夸赞两人郎才女貌般配,让夏明然心情大爽。

今天还是他们订婚的日子,她可是打扮了一整天。

此刻整个大厅里的男士女士的目光都投到了夏明然的身上,令夏明然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

“你有胃病,还喝酒?”宋淮之对着夏明然皱眉。

夏明然以为宋淮之在关心他,心中便更欣喜了几分,“不喝酒怎么办?今天还是我们宣布订婚的日子,作为女主角,我自然是逃不掉的。”

一听到订婚,宋淮之的眼神暗了暗,却也没说什么。

他也是临时才知道这件事。

此时又围上来几位名媛千金。

其中一个笑着对夏明然说道:“哎呀明然姐,一段时间不见居然越来越好看了,你未婚夫可真是幸运呢。”说着一脸坏笑的看了看宋淮之。

宋淮之回以礼貌的微笑。

“哪有啊,能嫁给淮之哥哥才是人家的幸运。”夏明然脸上的红晕又多了几分,羞涩的朝宋淮之又靠了靠。

宋淮之深吸一口气,借口说要去对面认识一下最近和宋氏有合作的几位老总,便脱身离开了。

见宋淮之离开后,另一个陈氏的千金挑了挑眉,上前几步。

“我怎么听说你未婚夫最近和你们学校的一个女生传出绯闻,还闹的人尽皆知的。”

夏明然一听陈颜哪壶不开提哪壶,瞬间脸色就拉了下来。

她嗤鼻的说道:“有这回事吗?陈颜你从哪里听到的消息,真是好笑。”

陈颜呵呵一笑,“你们泽大的帖子怎么你自己没看啊?需要我现在拿出手机给你证实一下吗?嗯?”

看着对方一脸幸灾乐祸,夏明然脸上的笑有些兜不住,“一个穷酸丫头,玩玩罢了,我要是把这样的女人放在眼里,不是太掉价了?”

夏明然旁边几个女生也附和道:“像我们明然这样有家世有美貌的女人世上能找到几个?还怕被那些穷乡僻壤出来的女生挖墙脚吗?”

“就是,我还没见过哪个女生能美的过明然姐的。”

夏明然的脸上又得意起来,陈颜也不在意,她笑着拍拍夏明然的肩膀。

“说的也是,要是你被这样的女人比下去,那可不是太可笑了?”

见陈颜一副阴阳怪气的语调,夏明然瞥了她一眼没再搭理她。

就在这时,大厅里的灯闪了闪,门又一次打开,所有人的目光鬼使神差的集中到门口。

沈漾与唐豆缓缓步入大厅。

夏明然的眼光也朝着门口看去。

只见沈漾身穿一袭紫色长裙,长长的裙摆拖到地上,灿灿生光。

衣料是极为光滑的丝绸材质,贴出凹凸有致的曲线,黑发编成样式复杂华丽的长辉,温柔华贵。

唐豆则穿着一身粉丝镶钻抹胸小礼服,显得娇俏可爱,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不过为了凸显沈漾,她特意站在了她的身后,此时,沈漾俨然成了舞厅内最夺目的存在。

“快看那个女生。”

“哇,她是谁啊,好漂亮!”

宋淮之愣了愣神,如果说原来那个不加修饰的沈漾是个美丽的凡人女孩,那现在的她俨然就是神明一样的存在。

被众多目光灼灼的盯着,沈漾从容大方的一一点头回礼。

宋淮之满脸笑意走到沈漾的身边,“这位美丽的女士,我可以邀请你跳支舞吗?”

沈漾眸光微闪,漾出温柔的笑,“荣幸之至。”

舞厅的音乐换了换,变成了舒缓抒情的英文歌曲《theone》,悠扬动听的旋律萦绕在众人耳畔。

舞池里,沈漾与宋淮之翩翩起舞。

周围人都朝他们投去欣赏的目光。

夏明然的表情僵硬,旁边的女生也开始窃窃私语。

“这不会就是跟宋淮之闹出绯闻的泽大女生吧?”

“这是穷乡僻壤出来的?看着倒像是富养出来的世家千金。”

“她也太好看了,夏明然根本比不了啊。”

夏明然把她们的话听进耳朵,她握紧酒杯,眼睛死死的盯着沈漾,恨不得把他瞪出一个洞。

“夏明然,你怎么啦?是不是不太舒服啊?”

一旁的陈颜突然凑到夏明然身边一脸耐人寻味的语气,此刻她只觉得内心舒爽。

“没事……”夏明然冷淡的答道。

陈颜见她这幅吃瘪的表情别提有多得意,“这女生可真是难得的美人,我要是宋淮之我也会选择她呢……”

“陈颜!说够了没有?!”夏明然终于爆发了。

“夏明然,你吼什么吼?”陈颜立马做出一副委屈兮兮的模样,内心却更得意了,“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不是你说不屑于和这样的女人比,怎么现在嫉妒啦?”

“你!”夏明然气结,这个陈颜跟狗皮膏药似的甩不掉,你不理她她反而得寸进尺。

夏明然缓了缓语气,“有这么漂亮吗?”

“男人不都喜欢这种纯纯的女人?”陈颜勾嘴。

音乐停止,在周围阵阵的掌声中,二人停止了舞蹈,相视一笑。

宋淮之有些惊喜,“你会跳舞?”

一个平民女孩能有如此熟练的舞步,令宋淮之很诧异。

沈漾脑子转了转,“以前报过舞蹈兴趣班,稍微懂一些。”

宋淮之点了点头。

“淮之,不去陪然然,你在这做什么?”

这时候,一个长得颇具风韵,打扮雍容的中年妇女走向宋淮之。

她的眼神朝着沈漾快速的打量了一番,透露出并不友善的信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