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果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高质量小说

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高质量小说

苏温柔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现代言情《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现已上架,主角是沈漾牧野,作者“苏温柔”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小时候的她父母双亡,被一个自称是她舅舅的人所收养。她自小就爱慕于他,可一切的爱意在他眼中却一文不值,甚至被他厌恶。后来终于她心死,想要离开他时,男人却发狂般的阻止她。她不理解,他不爱她,又为什么要把她捆在身边?后来她将真心托付他人,他却后悔了.........

主角:沈漾牧野   更新:2024-07-13 19: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漾牧野的现代都市小说《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高质量小说》,由网络作家“苏温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言情《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现已上架,主角是沈漾牧野,作者“苏温柔”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小时候的她父母双亡,被一个自称是她舅舅的人所收养。她自小就爱慕于他,可一切的爱意在他眼中却一文不值,甚至被他厌恶。后来终于她心死,想要离开他时,男人却发狂般的阻止她。她不理解,他不爱她,又为什么要把她捆在身边?后来她将真心托付他人,他却后悔了.........

《腹黑霸总苦纠缠,小姐另有心上人高质量小说》精彩片段


沈漾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剑插进陆慎司的胸膛!脸上的情欲退散,他的表情骤然阴沉下去。

沈漾这么说是有原因的。

她还记得那个夏天,那是陆慎司对自己态度的转折点,从冷漠到厌恶的转折。

情窦初开的年纪,和其他的同龄女孩一样,沈漾也会把暗恋的人偷偷的写进日记里,而陆慎司显然就是那本暗恋笔记的主人翁。

那天晚上,沈漾坐在书桌前,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她将书桌最底部的日记本抽出来,用漂亮的字迹写满了暗恋者的名字,陆慎司、陆慎司、陆慎司……

那时候陆慎司还不知道她对自己的心思,而她也只希望能将这份秘密永远的埋藏在心底。

但是沈漾怎么都没想到,她的秘密还是被陆慎司发现了!

那天晚上沈漾洗好澡出来,大概八点左右,她一推开卧室的门便惊讶的发现陆慎司竟然罕见的出现在她的房间里。

陆慎司很少这个点回来,就算是偶尔有一些珍贵的空闲时间,也会尽数用在妮薇的身上,询问最近的生活状态,帮忙辅导功课等。

他修长的身体随意斜靠在书桌上,手中拿着的粉红色牛皮外壳的日记本让沈漾的心脏狠狠漏了几拍。

“你在做什么?”她吞了吞口水,故作镇定。

然而陆慎司并没有搭理沈漾,甚至连她刚刚开门进来也不曾抬起眼皮看一眼。

只是继续翻阅着日记本,直到读完了日记的最后一页,陆慎司才停住动作,他缓缓地抬头,目光锐利如刀锋般落在沈漾的脸上,语气冰凉:“沈漾,我们谈谈。”

沈漾心尖猛地一颤,手脚都变得冰凉起来。

“对不起…”她低着头,双手紧张的捏着衣角,稚嫩的脸上更是通红一片。

陆慎司将手中的笔记本随意的朝书桌上一扔,站直身体逼近沈漾。

“你喜欢我?”

他盯着沈漾的眼睛,语调虽淡却带着威严。

沈漾咬着唇瓣不敢承认,但是眼眶已经渐渐蓄满泪水,她拼命忍住眼泪摇了摇头,声音细若蚊呐:“…我……”

“你真恶心。”

砰——

伴随着陆慎司甩门而出的响声,沈漾感觉浑身的血液瞬间冻结成冰,她呆愣在原地,脑子嗡嗡作响。

雨水持续的拍打在玻璃窗上,可沈漾的世界却寂静无声……

“亵渎一个自己养大的孩子是什么样的感觉?”沈漾的话语充满了挑衅。

陆慎司的脸沉得吓人,她盯着沈漾的脸,眼神似乎要杀死她一般。

“停车!”

他对司机吼道。

汽车立刻停在距离学校不远的路边,周成战战兢兢的有些犹豫,“陆总…”

“滚下去。”

陆慎司朝着沈漾开口。

她笑了笑,打开车门就走了下去。

黑色轿车很快绝尘而去,消失在沈漾的视线中。

“陆总,您真的要把小姐丢在路上?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周成脸上挂着担忧。

“她不是说了,是死是活和我无关吗?”

陆慎司闭上眼睛仰靠在座位上,眉峰轻蹙着,看起来有些疲惫。

“小姐还小,说话难免任性,我知道陆总心里是担心她的,不如……”

“你说的是不是太多了?”

陆慎司蓦地睁开眼睛,漆黑深邃的瞳仁泛着危险的寒芒,让周成顿时噤声,再也不敢开口。

天上渐渐下起了小雨,雨点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拍打在附近商场的橱窗上,亦如十三岁的那个雨夜。


一回社团,社团中的女成员得知原因后齐刷刷的围了过来,说要帮着沈漾打扮。

大家一只手拿着化妆品,一只手拿着发饰,七嘴八舌的讨论着,俨然把沈漾当成了小白鼠。

沈漾无奈,只好乖乖的任由她们摆布。

“天呐,你怎么选这个色号的粉底,把沈漾画的跟鬼一样?”

“你这是什么劣质的眼影盘,我怎么感觉都涂不开?”

“胡说八道,知道这有多贵吗?”

“哎呀,这个发型也太难看了吧!还是我来弄吧。”

……

沈漾:“……”

她有些哭笑不得。

唐豆此时刚从楼下买水回来,一进社团就看见一群人在忙前忙后给沈漾整理衣服和头发。

她立马扔掉手里的东西,挤到最前排去,“怎么样了?”

只见沈漾微微侧头,唐豆看着沈漾的造型差点没喷出来。

这造型不说是参加舞会,还以为沈漾是哥特爱好者。

她忍住想要爆粗口的冲动,“卧槽!什么玩意!”

唐豆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推搡着那群叽叽喳喳的姑娘,“都一边去,我来弄。”

唐豆的姐姐和妈妈都是化妆师,家里也开了一家美容院。

所以唐豆从小耳濡目染,对于化妆美容护肤之类的事情倒也算熟悉。

只见她熟练的替沈漾卸完妆,又让人洗了头,随后就拿起化妆品仔细的修饰。

沈漾本身的长相属于清冷气质型美人,五官分明而深邃,鼻梁高挺,皮肤细腻又白皙,唇瓣红润饱满,微微上挑的眉形给她人青涩的脸增添了些许女性的妩媚。

沈漾从前从不化妆,穿衣服也很低调,虽然美,但还是缺少了什么,因此唐豆只需要扑上点淡妆,稍微修饰一下,一副高岭之花便瞬间绽放,比那些所谓的国际明星还要耀眼夺目。

清纯中带着些许妩媚,精致又高不可攀。

“哇!”众人忍不住惊叹,纷纷称赞,“简直美呆了!!!”

唐豆听到夸奖心里美滋滋的,但嘴巴却依旧毒舌,“这还不算什么,礼服还没穿,发型也还没弄呢。”

说着又替沈漾挽好了发型,随便换了一个礼服,再次走出去后,大家的目光更加炽热起来。

纷纷围在沈漾周围不住的感叹起来。

沈漾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也陷入了恍惚之中。

哪有女孩天生不爱打扮的。

沈漾依稀记得小的时候,骁立集团还在发展期,那时候陆慎司很忙很忙,经常应酬出国出差,一连一个月都不回家。

每次得知陆慎司要回来时,妮薇与沈漾总会心照不宣的早早打扮起来,为了迎接陆慎司的回来。

陆慎司每次到门口,妮薇总会飞奔到陆慎司的怀中,诉说着想念。

而陆慎司也会紧紧的抱住她,不是说她漂亮就是又长高了些,满脸的宠溺。

可是看到特意打扮好的沈漾时,他眼中的温柔全部化为乌有,只剩下浓浓的冷漠。

那是种什么样的眼神呢?

充满了鄙夷与不屑,那样的眼神熄灭了沈漾眼中的期待,从那时候开始,她便再也没有刻意打扮过自己。

打扮让她有一种羞耻感,每次看到妮薇拿出裙子和发卡问陆慎司自己选那个时,沈漾的喉咙总是微微发紧,她羡慕妮薇的落落大方,仿佛她做什么事都是让人愉悦美好的,而自己则是不堪。

“沈漾,你满不满意啊,怎么不说话?”唐豆的话打断了沈漾的思绪。

她笑着点点头,“真的很漂亮,谢谢你唐豆。”

唐豆连忙摆摆手,“那是你底子好,那个礼服到时候宋淮之会给你送过来,你不要多想,要是觉得不好意思收,穿完后再还给他就是了。”

唐豆像是怕她拒绝,索性这么一说。

沈漾想了想点点头。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间一个星期过去了。

宋淮之提前把沈漾的礼服邮寄到她的小区。

当沈漾在卧室里换上了那件淡紫色的礼服时,她不禁倒吸一口气。

礼服的领口开的有些大,不仅把沈漾天鹅般的颈部很好的展示出来,胸前若隐若现的沟壑更是惹人遐思,腰身的地方也十分贴合,将她纤瘦的腰肢显露无疑,每走一步,尽显优越。

其实礼服并不算暴露,只是沈漾从前都没尝试过,有些不太适应,她稍稍整理了一下便拎着包准备下楼,唐豆此时已经在楼下等着她了。

就在沈漾出了卧室准备出门时,牧野拎着一袋橘子刚好进门,两人的视线刚好对上。

牧野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但很快就被一片漠然代替。

“你出门?”牧野问道。

许是因为牧野是男生的缘故,沈漾有一瞬间的尴尬和羞涩。

她不自然的扯了扯礼服,又将领口往上提了提,“对啊,去参加舞会,你说这衣服是不是太紧了些,感觉有些不适合……”

沈漾扭扭捏捏的又说了几句,试图装出一副轻松的样子,许是童年的阴影太深刻,那种羞耻感又一次涌上心头,令她不敢抬头看向对面的男生。

她不知道牧野是什么表情,更怕对方也会对她的打扮嗤之以鼻,她只能站在原地踌躇不安,她知道自己不该这样,可是她没办法改变,心揪了揪,一股酸意涌了上来。

屋子里寂静无声了几秒。

“其实你今天特别好看,如果你能再自信一点。”

牧野的话像是一针强心剂注射进沈漾体内,她猛地抬头看向他。

只见对方仍是一副淡淡的表情,可是他的话足以给沈漾莫大的鼓舞。

“真的吗?”沈漾走到牧野的面前,一双眸子里写满了喜悦。

她朝着牧野转了转,仰头看向牧野,“我这样真的好看吗?还有没有什么需要改改的。”

看到沈漾绝美的容光朝着自己笑着灿烂,没有丝毫的防备,牧野竟有一瞬间的失神。

她的皮肤白的胜雪,黑发卷曲挽起,笑颜如花,眼睛晶莹剔透,宛如琉璃宝石,灿若繁华。

一抹绯红染上他的耳阔,他不自然的别过头,绕过沈漾将手里的橘子搁在了茶几上,便转身进了卧室。

沈漾也不在意,高高兴兴的下了楼。


“谢谢你。”女孩感激的接过纸巾便起身出门朝着洗手间走去。

季修的眸色—闪,这个女孩倒是让人意外,江景阳觉得她真是格外的新鲜,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只是眼神—直盯在沈漾的身上。

沈漾并不知道今天的聚会是这种场面,她待了不到是十分钟就想离开,宋淮之看出了她的不自在,他上手轻轻的搂住沈漾,“怎么了?”

指尖刚触碰到沈漾的肩膀就被沈漾下意识的躲开,不知怎地她有些厌恶宋淮之的触碰,而且从前也没发现他是这样爱动手动脚的人。

“没事。”沈漾快速的回答。

果不其然,宋淮之的脸黑了下来,—旁的江景阳见此嘲讽,“这么不给宋少面子的你还是第—个,新鲜,真是新鲜啊。”

宋淮之眯起眼睛看向江景阳,目光充斥着阴霾与不悦,江景阳似乎并不在意,笑了笑,“宋少别生气啊,你的妞总归还是你先睡,我们又不会抢……”

话还没说完,沈漾倏忽—下站起来,连带着宋淮之与江景阳的意识也清醒了大半。

“江先生说话请慎重!我和宋学长只是朋友,今天也是作为他朋友才赴约的。

陆慎司说着,伸手戳了戳沈漾的额头,“我劝你别把人想的太好,也别随意的相信别人,我杀过人,杀你的几率也不会为零。”

说着转身走进卧室,只留下沈漾愣愣的站在原地。

如今已经深秋天气,整个A市都弥漫着淡淡的凉意,但是这里却依然人流涌动,川流不息。

清晨,因为痛经加上感冒,走在去往学校路上的沈漾显然有点力不从心,脚步虚浮,脸色更是苍白如纸,看起来病怏怏的。

她低头捂着肚子,疼的想死,干脆自己请假算了,可是为了年末的奖学金,她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

临近学校大门的时候,手腕倏忽被人抓住,沈漾抬眼,一张熟悉的俊美侧颜映入眼帘。

“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是生病了吗?”宋淮之关切的问。

沈漾皱了皱眉,想甩开宋淮之的手,“我没事。”

对方一脸担忧:“我还是送你去医务室吧。”

“不用……”

沈漾有些烦躁,从前也不觉得宋淮之那么难缠,明明满脸的不耐都写在了脸上,这个宋淮之是看不到吗?

拉扯之中,聚集了不少人的视线。

沈漾有些无奈,“宋学长,你能不能放开我?你不觉得我们站在大门口很挡别人的路吗?”

她今天是真的非常不舒服,实在不想和他耗太久,她极力的挣脱宋淮之的手,突然脚底一软,身体失衡,整个人朝后仰去。

幸亏宋淮之反应快速,伸出手臂揽过她,才让她避免直接摔在地上。

“沈漾,我知道你还在怨我,可是身体是你自己的,无论怎样你也不能不珍惜自己的身体。”

沈漾就这么以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被他抱在怀里,她嘴角抽了抽,这个宋淮之是真的喜欢脑补。

“你们干什么?!”

远处传来一声暴怒的吼叫声,夏明然踩着高跟鞋气冲冲的跑过来,狠狠地瞪着沈漾。

“你放开他!”

到底是谁该放开谁……

见宋淮之放开了沈漾,夏明然冷哼,“你个贱女人,上次还没让你吃够苦头?还想着勾引我未婚夫?”

“明然,你又在乱说什么?我和沈漾只是普通朋友。”宋淮之斥责道。

这个宋淮之也是奇葩,说的话从来都是模棱两可,解释不清也就罢了,还越描越黑。

沈漾懒洋洋的瞥了她一眼,“夏小姐,你的智商似乎欠费了,我对你的未婚夫可没有什么想法。”

宋淮之的表情有些僵硬。

夏明然却不依不饶:“呵,你没有想法?整个泽大像我未婚夫这样有颜值有家世的男人有几个,你说你不觊觎他,鬼才信!”

沈漾嗤笑:“夏小姐,你的脸保养得可真好,皮那么厚。”

“你!”

夏明然气极,扬起手朝着沈漾扇去,被宋淮之拦住。

“明然!”

啪————

沈漾一个有力的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夏明然的脸上,夏明然的脸被扇的歪到一侧,满脸的震惊。

“哎呀,不好意思,本来想和你公平决斗的,可惜被你未婚夫给拦住了,这可怨不得我。”

沈漾满脸神气,还故意朝着宋淮之挑了挑眉毛,显摆的姿态不言而喻。

宋淮之:“沈漾……”

夏明然的脸色瞬间涨红:“我要撕烂你的嘴!”

周围聚集了不少人,连门卫大爷都洋装着扫地,拿着扫帚看起了戏。

宋淮之急忙把人拉到一旁,“够了,夏明然别再闹了。”

夏明然的眼角倏忽一下红了,“我闹?是她打了我,你为什么总是帮着她说话,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