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果果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章节四儿一女无人送终,老娘六亲不认

全文章节四儿一女无人送终,老娘六亲不认

午睡的雨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江夜铭宋春雪出自小说推荐《四儿一女无人送终,老娘六亲不认》,作者“午睡的雨”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四儿一女的宋春雪,死前没有一个孩子在身边,死后却成了最穷的孤魂野鬼。曾经最疼爱的长子形同陌路,次子成了上门女婿,为她养老的老三在外讨生活,回来后没有多余的钱给她买纸钱,四子姗姗来迟,怪她死的不是时候,还惦记她的私房钱。重生后,老大正哄骗着她分家,老二老四只想要银子,原来她亏欠老三这么多。这一次,她只为自己活,银子田地自己攥着才是要紧。...

主角:江夜铭宋春雪   更新:2024-04-08 12: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夜铭宋春雪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章节四儿一女无人送终,老娘六亲不认》,由网络作家“午睡的雨”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江夜铭宋春雪出自小说推荐《四儿一女无人送终,老娘六亲不认》,作者“午睡的雨”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四儿一女的宋春雪,死前没有一个孩子在身边,死后却成了最穷的孤魂野鬼。曾经最疼爱的长子形同陌路,次子成了上门女婿,为她养老的老三在外讨生活,回来后没有多余的钱给她买纸钱,四子姗姗来迟,怪她死的不是时候,还惦记她的私房钱。重生后,老大正哄骗着她分家,老二老四只想要银子,原来她亏欠老三这么多。这一次,她只为自己活,银子田地自己攥着才是要紧。...

《全文章节四儿一女无人送终,老娘六亲不认》精彩片段


看到宋春雪凑到自己的箱子前,陈凤慌了。

“娘,你在找什么呢,我也没藏什么东西啊。”她跟老大使了个眼色,“我怕你们回来的太晚,饭做得太早就不好吃了,我现在就去给你们做。”

宋春雪挑眉,这是服软的意思?

“好,那你就将箱子里的白面饼子拿出来,给我们烧些鸡蛋汤就好。”她并没有要顺坡下驴的意思,“你怀孩子嘴馋我可以理解,但你不能自己做主。”

“如今这个回家还没分,虽然你是长媳,但你们偷偷吃独食,还将家里的好东西全都锁到你的箱子里,以后这日子怎么过?”

“我以前偏心老大偏心的过了头,是觉得他温顺听话,将来会好好孝敬我。可事实证明,他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当娘的,从今往后,我会尽量待你们公平一些。”

她盯着江夜铭一字一顿道,“老大,我以后不会偏袒你了,以后在这个家,多劳多得,谁付出的多谁就分得多。”

但此时的老大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胸中的火苗越燃越旺。

“我们家最值钱的东西握在老三手里,娘是因为这个忽然偏袒他的吗?”

老大咬着牙愤愤不已道,“不就是放羊吗,我也会!”

宋春雪笑了,“好啊,那以后你上午放羊,下午让三娃放。”

“这可是你说的,”江夜铭露出志在必得的神情,“到时候羊必须分我一半。”

呵,他可敢想。

但一想到他这样理直气壮的毛病,是她自己惯出来的,宋春雪心里堵得慌。

“你想得可真美,等你放一个月再说吧。”她轻轻地敲了敲陈凤的箱子,“还有,今天若是不把里面的白面饼子拿出来,你们今晚就给我滚到驴圈里睡,我说到做到。”

陈凤气得吹胡子瞪眼,还是忍痛将箱子打开,不情不愿的将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白面锅盔拿出来。

看着烤的焦黄,品相甚好的锅盔,宋春雪不由笑道,“做馍馍的手艺不错,还知道在里面加猪油,就是这面没发好。”

陈凤瞪着江夜铭,气的直翻白眼,转身便躺到炕上。

“躺下干什么,还不快去做饭。”宋春雪眸子发暗,“我们还没吃呢。”

“娘,凤儿她困得厉害,你就……”

“那你去做饭。”反正他那么疼爱媳妇儿。

“……”江夜铭张了张嘴,当场就要回绝。

但对上母亲压迫感极强的视线,他认怂了,低头推了推陈凤,“快起来去做饭。”

陈凤气得狠狠地捶了他两下。

宋春雪懒得看他们互相推诿,拿着饼子往外走,“不做也行,我自己有手有脚,不至于饿死。”

这话听得江夜铭头皮发麻,不由抬脚踹了陈凤一脚,“还不快去。”

本来还在气头上的陈凤当场撒泼,对江夜铭拳打脚踢,自己哭得贼大声。

“我怀着孩子你还踹我,我都说了肚子不舒服,孩子还踢我……呜呜呜,我不活了,我怎么就嫁给了你啊……”

江夜铭最怕她来这招,连忙穿鞋下炕去做饭。

……

等吃饭的时候,宋春雪跟三娃在北屋,让他将新鞋穿上。

“你要是舍不得,也不用放羊的时候穿,每天从外面回来换上,在家里穿新的。放羊的时候穿旧的那双,但那双破了三四个洞的,我已经添了炕了。”

三娃有些舍不得,但看着新鞋好看,便穿上试试。

这时,老二挑起门帘进来,低着头盯着自己的新鞋跺了跺脚。

“娘,我的鞋好看吗?”

宋春雪的视线落在老二江夜辉的身上,他一直在读书,考了三年童试没考上,半年前才改主意,跟同窗一起参加征兵的。

他没干过粗活,白白净净的,笑起来有一点点傻,但他身上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一向很傲气。

但一副文弱秀才样的他,还是毅然决然去了军营,熬了五年混了个小官。

那五年,他一定很辛苦吧。

他一定是因为特别感激在他最艰难的时候,将他拉出泥潭的异姓兄弟,才会娶了他的妹妹,将他的母亲来当亲娘孝顺的吧。

其实,她也没什么好怨怼的。

儿孙自有儿孙福,孩子过得安稳,便是她的安慰。

何况,在军营的前几年,他每年还会往家里托人带银子的……

“娘,你怎么了?”老二看到她盯着自己哭了,顿时慌乱起来。

他指着三娃,“你又跟娘犟嘴了?小心我抽你信不信。”

说着,他做出要抽嘴巴的架势,咬牙切齿的看着三娃。

但他只是吓唬着三娃,并没有动手打他。

宋春雪的鼻子更酸了,她忽然想到他们兄弟俩起初关系很好的,尤其是他们各自刚成家那会儿。

那时的老二只有一个女儿,他会带着妻女一起回来过年,他们兄弟俩围着火盆彻夜长谈,有说有笑。

可是后来……

宋春雪忽然心口一痛,好像是她说错了话,让他们弟兄俩有了隔阂的。

老二一家待得不愉快,他媳妇也不习惯这里的生活环境,一起离开了。

之后,宋春雪再也没见过老二的女儿。

“娘,你哭什么?”

看到自家老娘对着她流眼泪,越哭越凶,老二慌的不行。

“三娃,你们刚才说什么了,是不是说我坏话了?”老二急得冒冷汗,不由摸了摸后脑勺,“我也没干什么伤天害理的坏事啊,好端端的,这是做什么。”

宋春雪起身,抓着他的双臂,努力控制住眼泪。

“没事,没事,我就是想到你要去当兵了,刀剑无情,若是过几年不太平是要打仗的,你若是……”宋春雪紧握着他的手臂,“要不我们不去了,就在家里种地好不好?”

“其实种地没那么辛苦的,去军营是要吃大苦头的的,我听说艰难的时候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下雨天还得睡在雨地里,咱们不去行不行?”

虽然她也清楚老二后来不愿意来,是嫌弃她穷嫌她脾气不好爱唠叨,是想彻底摆脱贫农的身世。

但终究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想到以后见到他的次数越来越少,难言的痛苦将她淹没。

他不像老大那么自私,也不像三娃那么闷,他虽然不爱干活,但总会冒出一些新奇的点子。

老大端着两碗麦擦面节节进屋,看到娘对着二弟哭得泪一把鼻涕一把,而且老二跟三娃都穿着新鞋。

“娘,你给他们俩买了新鞋,为什么我没有?”

小说《四儿一女无人送终,老娘六亲不认》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片干涸又贫瘠的土地上,大家吃的清油都是胡麻籽榨的油。

胡麻籽比麦子还要贵,想要产量高,也要跟麦子一样,种在平坦肥沃的土地里才行。

杂粮产量高一些,命也贱,哪怕是种在陡峭的地埂上,遇上旱年也能收回种子。

胡麻油跟麦麸,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老大的算盘打得太精了,宋春雪不由抬头淡淡的看着他。

老大已经扛了好几回粮食了,这会儿额头上挂满了汗,站在门口等待她的答复。

“不行,谁都不想要黑面,你自己不愿意吃可以喂鸡喂猪,我们家今年有两头黑猪,小的那只你们拉去养。”

“可是……”

“别等到过年的时候直接来分肉,我可没功夫给你养。既然要分家,就要分得彻彻底底,清清楚楚。”

说着,宋春雪将粮仓的门关上,在外面上了锁。

她对站在远处看好戏的老二喊了声,“过来搭把手,帮你大哥抬出去。”

老二应了一声,“好。”

看到老二,老大想到了一件事。

“不对啊,老二要走了,他的那份粮食怎么办?”老大想到什么,停在粮仓外面,“而且老二将来是要发饷银的,那些粮食岂不是……”

“操心好你的事,那些粮食他又带不走,我只能多给他一些银子。你分你的,别的事情也别惦记。”

宋春雪背对着他们,这一刻对老大的不悦又多了一层。

她转头冷冷的看着他,“我养你这么大,刚成亲就跟我对着干,这不行那不行,能将东西分给你就不错了,你若是不满意可以还给我。”

“……”老大张了张嘴,皱着眉头没说话。

他扛起台子上的麦麸,哼哧哼哧的往外走。

装草的房子,其实是用土砖垒起来的窑洞,冬暖夏凉,一开始也是住人的。

这老院子盖起来之后,后来养了羊就用来装草了,其实里面有灶台有炕,是宋春雪跟孩子他爹成亲的时候住过的。

他们平常都喊它草窑。

现在,老大迫不及待的住到外面,不过是嫌跟宋春雪他们住在一起烦。

这一点,宋春雪也能理解。

但老大话里话外都只想着自己,从来不顾及别人的样子,寒了宋春雪的心。

不过,她也没多伤心,反正四十多年了,老大将她的心早就戳成了筛子。

分了干脆,她不会再偏向老大一分一毫。

老二跟老四也是要离开的,他们俩的那份,她要给自己和老三留下。

只是,家里的土地一部分是老二的,等老二留在军营一年后,那些地是要补给老大的孩子的。

三娃还没成亲,生孩子的事还早,她不想老大将家里的好地全都分去。

这样想着,宋春雪觉得,她得早点促成三娃的亲事。

前世,三娃娶的媳妇是隔壁庄子上,跟她关系要好的李家媳妇夏木兰。

这一次,三娃的媳妇必须还是她。

因为宋春雪曾经对她不好,处处挑剔,婆媳俩吵吵闹闹了半辈子。

到最后,她躺在炕上动不了,屎尿都控制不住的时候,是三娃媳妇给她洗的被子褥子,有时候还给她洗澡擦褥疮膏……

这一次,她要对三娃媳妇好点。

*

下午,宋春雪没去锄地,她准备去河湾里割黄须菜。

黄须菜在河湾最低处的盐碱地里生长,三月末的时候正是适合采嫩芽的时候,特别好吃。

宋春雪好多年没吃过这个菜了,如今自己腿脚便利,她想多割一些,晒干了还能留到冬天拌凉菜吃。

黄须菜味道微咸,还可以替家里省点盐呢。

河湾里很热闹,来割黄须菜的人不少。

还有人在河湾两旁割碱柴,其实是一种叶子很大,长在稍微干燥的盐碱地里的植物,羊很爱吃。

很多人拿碱柴喂猪,猪吃了会长得更快,吃的更多。

但如今的宋春雪不想废那个力气,太吃力了。

河湾深处离家里很远,道路还不通畅,碱柴晒干了还要她自己背回家。

这种傻力气活,她以后都不会干。

没人会关心她累不累,她这副身体需要自己小心照顾,免得将来给三娃媳妇添麻烦。

不过,她好像看到三娃媳妇了!

看到远处的斜坡上,下来一个背着背篓的姑娘,宋春雪当即激动的站了起来。

是夏木兰!

她也来给她姑姑割黄须菜了。

夏木兰家离这边很远,但她经常来她姑姑家串门,她姑姑会经常指派她干活。

看着那瘦长的身子,不知为何,宋春雪忽然鼻头一酸。

其实夏木兰家那边的山地没有这边的陡峭,她娘家那边地势高,土地平缓,雨水也多一些,河湾也没这么深。

以前她跟三娃让夏木兰受了气之后,木兰都会哭着说讨厌她姑姑,怨姑姑给她说了这样一门亲事。

明知道宋家就是一个火坑,她的亲姑姑因为一点好处,将她推到了火坑里。

这一次,宋春雪还要让她做三娃的媳妇吗?

对,一定要做。

不然三娃跟木兰生的五个孩子,她岂不是再也见不到了?

这一次,她一定对三娃好,一定不会嫌弃夏木兰生不出女娃。

夏木兰长得白净,她也是最能干的,她生的女娃是庄子上最好看的。

若是错过了,三娃上哪里找这么好的媳妇去?

这么想着,宋春雪在心中打定了主意。

这一次,要尽快促成三娃跟夏木兰的亲事。

改天,她要带上好东西,去夏木兰姑姑家一趟。

所以,她没有上前打扰夏木兰,只是在割黄须菜的时候,远远的看着她。

“你看什么呢?”赵玉芳忽然凑到她跟前,“夏英的侄女呀,长得挺好看的,圆脸,皮肤很白,人也乖巧的很,我想着给我家老大说媳妇呢。”

宋春雪转头,没好气的道,“你家老大不是说了一个远处的姑娘吗,还说?你也太贪心了吧,一次说俩,你有多少鸡蛋浪费的?”

上门说亲,总要拿些好东西,鸡蛋是最次等的,但这也是庄里人的好东西。

赵玉芳笑她,“你着什么急,还冲我喊,真看上人家侄女了?”

宋春雪戳了戳她纤瘦的腰,“你悄悄的,别吓到人家姑娘,若是种下了坏印象,你可就坏事了。”

赵玉芳蹲在她旁边割黄须菜。

“那可是夏英的亲侄女儿,她嫁到李家,李家是大户,那么多男孩子,她怎么可能将侄女嫁到你家去,别做梦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